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癌末的疼痛控制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3 06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她一直问我,为什么癌症找上她?小怜,双眼蓄满泪水,几近全秃;她才二十九岁。她的苍老不因岁月,也不因癌症本身,是化学治疗造成皮肤老化:干燥脱屑、皱纹粗糙、色素沉淀、毛囊萎缩。化疗药抑制细胞分裂,因此毛囊细胞不再分裂,毛发开始变细,容易断裂,变得稀疏。她在化疗后“变老了”,肿瘤也跟着变大。有些人的肿瘤就是对任何药物都没反应(没疗效)。她得知治疗情况,恐惧地抓住我的衣袖:“我真的会死吗?”她指着报纸上一位名人的死讯问我。

“告知死亡”向来是临床最困难的话题,参与许多重病和癌末临终前的对话,使我意识到:其实病人大部分都自知迈向死亡,问医生“会不会死”、“什么时候会死”的动机是让人关注他即将死亡的心理因素。

倾。“倾听”对方说话的动机。死亡来临前,重症病人会放不下亲友、放不下亲情关系等,反而不是想着被治愈。因为知道变老的过程,生了病,才缓步走向死亡,这其实是很感恩的旅程,很多人却不这样认为。

心。“心情”在病危前是非常复杂的情绪感受,直接影响了病人对医疗的信任和期待。如果病人的心情,没有在病危前获得舒缓,也会间接干扰家属原有的生活秩序和功能。所以我有时会和家属一起面对、接受病患死前的心情分享。

放。“放下”身段。陪伴在病人身边,为他们擦去痛苦的冷汗,拭去悲伤的泪水。

行。用“行动”支持。我用医疗照顾专业的知识解决病人的不舒服,让病人离世前能体会,今生遇到很多人都是爱他的;这就是把爱传递出去的最佳方式。

家中有人生病时,大家都以为最痛苦的应是病人,因此许多家属自己忍痛,不让病人看出来自己也很心痛,但其实家属所承受的心理痛苦并不亚于病人。更可悲的是,这些心灵上疼痛不堪的家人,竟是决定病人是否继续承受疼痛的决策者。

对于重大疾病的病情,通常会见到家属的四种认知行为:

(1)你知,我知;我们假装不知。病人和家属都了解疾病的严重程度,但是大家彼此为对方着想,不愿提早或经常讨论,即使说了,也不足以形成深度沟通,等到极大变化的关头时,家属又会开始各自解读,偶尔也会彼此产生误解,甚至还会相互推脱、不肯做决定。

(2)家属叫医护人员“只告诉我一个人”。家属常跟医护人员说:“大小事不要告诉病人,告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。”理由是“我怕病人会受不了”。这很奇怪,难道家属自己就承受得住?最后往往情绪崩溃,就是因为没有得到其他家属共同的支持。

(3)承受善意谎言的压力。病人已感受到自己罹患重大疾病,甚至愈来愈失能,偶尔会询问家属,家属会回答:“没有啦,你乱想,别想太多……”其实说这些话的家属的压力也很大,因为他们正对至爱亲人撒谎。

(4)彼此坦诚以对。病人和家属都了解病情,且能坦然讨论,优点就是病人可以准备好因应疾病的变化,家属也有心理准备,准备好面对生命的凋谢和死亡。